西关大少

西关大少30集全

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

  • 郑嘉颖 张智霖 佘诗曼 赵雅芝 
  • 李添胜   

    30集全

  • 港剧

    香港 

    国语 

  • 未知

    2003 

剧情介绍

二十年代,广运船行,在广州创业五十年,传至第三代,由周茂长子周明轩(刘松仁饰)掌管。在轩用心经营下,船行业务不断蒸蒸日上。然而树大招风,周家船行惹来不少外人垂涎,虎视眈眈;周家各房人往往为一己利益,明争暗斗,尔虞我诈,轩可谓腹背受敌。大家族的恩怨情仇,从此而起。 伍玉卿(赵雅芝饰)本是茂买回来的妹仔,由于卿乖巧聪明,有责任心,得茂的疼惜。茂让卿念书,更让卿当轩的助手,卿与轩渐渐有了感情。可惜廿年前周家船行经历一次大危机,轩无奈要与李家女儿李德蓉结成夫妻,卿为了轩,多年来也默默地付出, 不求回报的留在周家。蓉以为轩与卿二人有染,极憎恨卿。蓉联同兄长迫逼周家,目的是逼卿离开。其实轩与卿并无奸情只是知己,但卿为了轩决定离开周家,轩怎会让卿就此离去,就在卿准备离开当日,轩当众批评各人的不是,赞赏卿肯定卿是一心为周家。轩说唯一能留住卿的办法,就是要娶卿为平妻。周家各人再无理由反对,卿终守得云开,感动得热泪盈眶。轩有一独子周天赐(张智霖饰),为人贪玩成性,有“败家仔”的称号,常在校园内捣蛋,以捉弄校长、老师、同学为乐;赐一次夜归,爬墙入屋,把倒夜香的何双喜(佘诗曼饰)的夜香桶踏翻。喜一怒下向轩告状,令赐给轩痛骂一顿。赐对喜怀恨在心,誓要向喜还以颜色。赐不惜人力物力,建桥又炸桥,弄得喜一家搬运夜香狼狈收场。跟着,赐又使出诡计,让喜在众同学面前大出丑!喜性格坚强,活泼乐观,虽然受尽赐捉弄,但绝不退让,从此赐、喜二人结成一对斗气冤家。喜一直暗恋邻居陈继棠(郑嘉颖饰),棠为人急功近利,知道喜暗恋自己,便当利用她为自己办事。可怜喜还欢天喜地以为自己谈恋爱,对棠全心全意,根不不知棠是个爱情大骗子。时棠为讨女同事欢心,乘机与喜分手。喜初尝失恋滋味,喜把与棠的分手迁怒于赐,向赐进行大报复,赐为了不想再激怒轩,且对于令到喜失恋也有点内疚。喜因失恋痛苦,常借酒消愁。赐总在旁照顾。赐看着喜伤心醉倒后的样子,更加之怜爱,暗下决心要医好喜失恋的伤痛。喜每次酒醉,都惹出不少麻烦事,令赐既尴尬又狼狈。赐对喜示爱,可是喜却仍不大相信,喜故使出各种野蛮行为,处处为难赐以试验,赐不断出丑,闹出不少笑话。二人亦由斗气冤家,变为一对欢喜冤家。 回说轩自从宣布娶卿为平妻后,抽空陪卿回乡探望太婆,完成卿多年心愿,卿十分感动,二人感情更加深厚。正当轩意气风发,感到事业爱情皆称心时,发现森正暗中计划争夺船行牌照,轩不理茂、昌的反对,一意孤行起用卿兄长伍晚成,代表周家上南京争取牌照。轩一往无前的态度,令到昌、茂众人大感不满,大力反对,轩受尽各方的压力,犹如千斤重压,最后不支晕倒。轩带病住院,仍坚守信念,支撑大局,卿一直尽心尽力支持轩。卿为轩的病情,废寝忘食,一时匆忙作了个错误决定,令到一艘大船航行中焚毁。及后,轩立下遗嘱,将船行股份给予卿和赐,要卿主理船行,而赐的股份亦暂时交由卿托管,着卿好好的管教赐。轩安然与卿渡过了人生最后的日子。 赐与喜正式拍拖,霞、蓉请喜一家吃饭,席间蓉介绍了一位有钱又漂亮的女孩子罗碧琪予赐。琪虽明知赐、喜相恋,但好胜心所致,竟用尽心计去勾引赐,破坏二人感情。赐在船行学习做生意,经卿悉心教导,赐成长了。不过,当赐尝到成功的滋味后,渐渐自以为是,不再想受卿管制,竟要求取回股份。其后,赐正式掌管船行后,昌、成台谋陷害赐,赐始终经验不足,中了二人的诡计,赐的股份全被夺去。赐顿时变得一无所有,只有喜仍不离不弃,一直鼓励着赐。这时,卿回来找赐,将当日与赐计算过的一分一毫,连本带利的全归还给赐;赐此时才明白到卿的一番苦心,决定洗心革命,重新振作起来。

西关大少分集剧情

第1集

大户周家於广州经营船运生意广运行,由周明轩掌舵。明轩为老父周茂七十大寿安排三日盛大寿宴,召集周家上下,嘱咐各人留意待客礼仪。明轩独子天赐自小集万千宠爱於一身,玩乐至天明才回家,幸得工人们替他掩饰。明轩[详情...]

第2集

明轩三叔周昌、林东、明凤与堂弟明辉等为德森寻仇一事,方寸大乱,在书房商讨对策,明轩来到,查问何事後,即分派各人一方面制止德森闹事,另一方面寻找小菊好在宴後向德森交待。玉卿发现小菊欲服毒自尽,制止,小菊[详情...]

第3集

明轩拿出藤条准备教训夜归的天赐,惊动家人,天赐在众人面前佯装可怜,指称遭双喜中伤,明轩大怒,林东、周昌等冷眼旁观,玉卿劝阻明轩打子,并设法令两父子和好。明轩因天赐一句:「大王饶命」,哄得心花怒放,却因[详情...]

第4集

玉卿回广运行,见明轩重新振作起来,并与众员工同心合力应付工作,大感欣慰。天赐、双喜冤家路窄,天赐不忿被她骂作二世祖,加上校园生活枯燥,竟向马田推荐双喜入学,马田遂到何家作说客,双喜父母却藉词婉拒。双喜[详情...]

第5集

双喜自作多情,见继棠晨早跟自己打招呼,即心花怒放。德森从德蓉口得知明轩为广星号花巨额疏通,加上德蓉欲藉此事逼走玉卿,德森毫无顾忌地向明轩追讨巨债。明轩为筹钱还德森苦恼,林东、周昌袖手旁观,只得玉卿努力[详情...]

第6集

德蓉返外家请父兄相助造谣,煽动广州十三间银号联手对付明轩,李父劝阻无效。德森率领银号代表向明轩追债,明轩见德森要赶绝自己,毅然将广运行停业,众人难过。德森率众到周家追债,周茂与天赐始知船行出事。明轩抛[详情...]

第7集

广运行度过难关,玉卿遵守诺言向明轩辞职,明轩淡然处之。明轩带天赐到船行实习,训示他与各人建立良好关系,天赐乖巧地讨好众人,在会议上插科打诨,又请众人吃茶点,令明轩啼笑皆非。明轩接纳天赐会议上的见解,天[详情...]

第8集

双喜到警察厅控告天赐伤人,玉卿至,得悉始末後,欲著天赐道歉,不料德蓉等赶至,恃势凌人,反恶人先告状,何北亦息事宁人,气煞双喜,玉卿不禁摇头叹息。明轩从玉卿口中得悉天赐误伤何北之事,遂带天赐到何家道歉,[详情...]

第9集

明轩痛斥家人宠坏天赐,难以管教,恐怕「富不过三代」的老生常谈应验在周家中,声泪俱下恳请众人不要再给天赐钱。天赐替明轩打扫办公桌,後发现明轩错将合同当演讲辞赴记者会,暗暗叫苦,果然明轩回船行,即怒责天赐[详情...]

第10集

明轩闻玉卿兄长伍晚成到广州替李家打工,猜测他可能为德森工作,心感不妙。天赐受跟双喜结婚的恶梦困扰,竟因此迁怒於双喜,将她筹钱买笔给继棠一事传开,更著同学猜测她何时方能嫁出,双喜闻言,激动不已。继棠怒斥[详情...]

第11集

晚成不惜工本,巴结一切候任商务部长人选,展鹏却只见他终日吃喝花钱,不满,不肯替他发电报向明轩再要钱,晚成一怒之下收拾行装,展鹏吓得魂飞魄散,请晚成留下,晚成愤斥他没照明轩吩咐服侍自己,将他赶回广州。明[详情...]

第12集

德森送黄金给商务部部长热门人选孙家礼贺寿,但晚成出手更阔绰,竟送家礼洋房大宅,不料,家礼因涉嫌利用职权受贿被捕,德森即收起黄金,并讥讽晚成。明轩再筹钱给晚成,不容有丝毫差池,周昌大吵大闹,声言要退股,[详情...]

第13集

玉卿赶往医院了解明轩病情,明轩却坚持在病榻中继续处理公事。晚成剔除部分人选,仍坚持厚待孙夫人。船行工人对明轩入院及争取船牌之事议论纷纷,不料明轩至码头,并与众人小赌一番,鼓励众人并肩作战。晚成又再向明[详情...]

第14集

马田为天赐在试卷上涂鸦做家访,天赐巧言辩释,明轩怒不可遏,打天赐。双喜倒夜香,发现木头车轮坏了,天赐竟上前协助,双喜遂向他逼供厚待自己的企图,天赐砌词掩饰不果,无奈承认对她的爱意,说出来後反觉松一口气[详情...]

第15集

天赐被双喜恶形恶相所吓怕,不惜假扮周茂声音来避见她。明轩被验出患上肝癌末期,顿感晴天霹雳。明轩虽然发电报指自己病情不严重,但众人闻他要逗留在上海,并取消婚礼,担心不已。明轩得悉玉卿不理自己决定,继续筹[详情...]

第16集

货船失火,玉卿顿成千夫所指。玉卿赶往医院探望受伤工人,并向众人道歉。明轩闻火警因玉卿的错误决定做成,痛心,著她先善後。明凤与明辉提议减价挽回客户,明轩不赞成,反过来决定加价半成,二人大惑不解,周昌更认[详情...]

第17集

明轩又再晕倒,玉卿紧张找德蓉回来,见他最後一面,不果,幸明轩又再一次逃出鬼门关,德蓉不致抱憾,原来她往请前清御医来治理明轩。明轩与玉卿终成婚,可惜不久明轩便离开人世,留下身怀六甲的玉卿打理船行,玉卿亦[详情...]

第18集

晚成要玉卿专心养胎,放手船行业务,让他对付周昌及林东。晚成举报周昌、林东偷运私货瞒税,二人被捕。周茂出钱疏通,望能将事摆平救二人出狱,却不得要领,遂请玉卿向晚成求情。晚成怂恿玉卿合二人之力操控广运行,[详情...]

第19集

双喜做替工倒夜香,在周家遇上德蓉,尴尬不已,德蓉却佯装毫不介怀。碧琪失恋,缠著天赐倾诉,双喜无意中见二人亲密在一起,内心忐忑。双喜心慌意乱,到周家等天赐,又遇德蓉,德蓉邀双喜喝茶,以经验之谈博她信任,[详情...]

第20集

玉卿没有被礼芳的冷漠吓怕,仍一如以往亲切待她。周茂被周昌等说服,欲劝玉卿交出大权,玉卿不允,周昌遂欲借礼芳之口,以胎儿安全逼她放弃,不料礼芳竟直话直说,周昌、林东大惑不解,方寸大乱。玉卿找礼芳了解真相[详情...]

第21集

双喜担心家人不适合做生意,劝天赐不要跟家人要钱,天赐却表示要爱屋及乌,说服她接受好意。德蓉见天赐再要钱,苦口婆心劝他不要被骗,却又惺惺作态协助双喜一家,实质与周昌、林东设计陷害,双喜舅父梁和误中美人计[详情...]

第22集

天赐坚拒进食,身体虚弱,碧琪痛心。双喜倒夜香至周家,闻天赐凄怨歌声,心酸。当日在教堂开解双喜的男子曾国邦,又见双喜在教堂以泪洗面,且脚步浮浮,担心跟踪,终见她不支晕倒街头,遂送她到自己的医务所诊治。天[详情...]

第23集

天赐收拾行李准备私奔,德蓉却以为他已妥协往英国读书,放心。双喜往医务所找国邦,请他为自己的新工作铺保,国邦爽快答应。天赐溜出家门找双喜,双喜却以为他来辞行,天赐苦无机会解释,惟有硬拖她往火车站,双喜惊[详情...]

第24集

天赐借酒消愁,不肯相信双喜移情别恋,碧琪好心规劝无效,气结。守义、朱谦将双喜与国邦拍拖一事告知天赐,天赐大受打击,无心工作,整天只想著感情之事,周昌乘机诱骗天赐签署换煤炭供应商的合同。天赐认定国邦对双[详情...]

第25集

国邦到何家吃饭,获热情款待。天赐在何家门前徘徊,见双喜送国邦离去,遂上前偷听二人对话,心中戚然,後赫见国邦吻向双喜,心如刀割。天赐感慨德蓉不像国邦母般开通,自怨自艾。玉卿深宵工作,不知不觉在窗前睡著了[详情...]

第26集

天赐以为双喜回信鼓励,决积极面对人生,碧琪安慰。晚成向德森银号借贷购船及兴建深水码头,乘机拉拢李家与周家和解,周家上下大喜过望,惟德森记仇,为玉卿曾包庇小菊一事,逼玉卿离开船行,玉卿不允,但众人以化解[详情...]

第27集

天赐再次请求周昌、林东把工程交回国邦父,周昌竟跟他翻旧账。国邦决重写码头计划书,减低造价,希望能替父夺回工程。天赐为了双喜,再三请求周昌、林东改变初衷,终看出周昌意图,惟有妥协签订购买内河船的合约。国[详情...]

第28集

明凤企图跳海自杀,幸玉卿及时赶至好言相劝,并以明轩对家人的苦心与期望,终说服她回家。晚成自吹自擂,计划与洋人合作做生意,周茂等感雀跃。国邦父有感深水码头工程牵涉风险大,决意即使亏本也将重得回来的工程让[详情...]

第29集

天赐连累碧琪受伤,後得知她可能导致下半身瘫痪,更感内疚。广州新任市长下令停止兴建深水码头,众人担心广运行所投资金顷刻化为乌有,忧心忡忡,晚成却夸下海口,赴南京找副总理摆平此事,众人将船行指望寄托在他身[详情...]

第30集

天赐为双喜重返广州,忐忑不安,在碧琪鼓励下,决往曾家探访她,惜最终扑过空。天赐从碧琪口中惊闻国邦与双喜往落後地区行医期间,二人先後感染恶疾,双喜康复而国邦病逝,替双喜难过。天赐见玉卿看旧照怀念明轩,上[详情...]